2000/12/13 【中國時報 本報綜合報導、洪嘉麗譯】


一、比爾蓋茨:大賽中的一名牌手

在2000年8月25日出版的華爾街月刊上,一條通欄的標題寫道"橋牌很酷"。與此同時,美聯社一條有關橋牌的消息被北美數十家主要大報轉載,這對橋牌無疑有著非常積極意義。爲什麽媒體突然對我們這項運動如此感興趣呢?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最負盛名的兩位商業巨頭華倫巴菲特和比爾蓋茨都是十足的橋牌迷。

在2000年北美夏季橋牌大賽(8月10日-20日舉行)時一直有傳言說比爾蓋茨和華倫巴菲特將會在這屆大賽的一項賽事,即大師混合隊式賽中現身。事實證明這一傳言對了一半,只有蓋茨來到了比賽所在地――加州的安赫姆市,巴菲特則由於健康原因未能參加――當然他現在已經好了。

蓋茨的搭檔是居住在舊金山的女牌手謝爾頓奧斯伯格,她曾兩度獲得世界冠軍。奧斯伯格是蓋茨和巴菲特兩人多年的好友,也是他們的橋牌老師,她又將加拿大的橋牌好手吉特曼介紹給他們,這四人常一起在網上打牌,也打過當面的社交橋牌,度過了許多美妙的時光。吉特曼原本計劃加入蓋茨隊一起參加夏季大賽,他的搭檔是多倫多女牌手雪莉溫斯托克,但由於吉特曼所加盟的另一支隊在史賓果淘汰賽中一路殺入決賽(他們最後獲得第二名),使得日程發生了衝突,雪莉只得另選一位搭檔。好在一流好手中志願充當此替補的人很多,最後雪莉選擇了芝加哥的霍華德韋恩斯坦。

在比賽中許多牌手希望得到傳奇人物蓋茨的簽名、照片或握手,他們都禮貌地提出這些要求,許多人表示蓋茨參加比賽使他們感到十分榮耀。蓋茨對此顯然也很感謝,並慷慨地花時間與人合影及爲人簽名。到了比賽行將結束時,蓋茨已不顯得那樣突出,他成爲大賽中的一名普通賽員,就像其他人一樣,並結交了一些新的橋牌朋友。

這個"真實的童話"結局並不十分圓滿,蓋茨隊雖然在大師混合隊式賽第一天的預賽中出線,但未能取到最終的名次。這對於蓋茨來講仍可稱爲一項不錯的成就,因爲他努力了,更重要的是玩得十分開心。相信安赫姆的比賽決不會是蓋茨參加的最後一次大型賽事。蓋茨打牌時的笑容被美聯社的記者捕捉到,向全世界發表,讀者從中可以看出他一定是正在打一副有趣的牌,也可感受到橋牌運動對於一顆天才頭腦所展示的迷人魅力。

又記:在2000年的12月初,蓋茨、巴菲特與奧斯伯格、鮑勃哈曼組隊參加了於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舉行的一次ACBL地區賽。地區賽是ACBL所主辦比賽中最低一級的賽事,但華爾街月刊絲毫也未在意比賽的等級,而在顯著位置對此做了突出報道。這一次蓋茨與哈曼合作,在兩場雙人賽中分別取得了第二和第四名的成績,而他們的隊在整個瑞士移位賽中積分在平均以上,只是未取上名次。
(弗萊德吉特曼編寫)


二、比爾蓋茨發現橋牌可成爲娛樂之"窗"

比爾蓋茨常年與軟體競爭對手、政府反壟斷律師及聯邦法官打交道,但在本周末他卻面臨著一些"真正"強硬的對手。

微軟公司主席要來安赫姆市參加比賽的傳言終於得到了證實,他與來自舊金山、多倫多及芝加哥的幾名好手組隊,出現在了一副一比混合隊式賽中。

蓋茨近來頻繁出現在新聞中,微軟目前正困擾於聯邦法院的反壟斷案件,軟體巨人面臨被拆分的威脅。

但許多參賽牌手紛紛向蓋茨致意,並不在意他所遇到的法律方面的糾紛,他們更加關注的是蓋茨最近參加了多次ACBL認可的比賽,而參加北美橋牌大賽這還是第一次。網蟲們都知道蓋茨經常在Okbridge及Zone這兩個橋牌網站中打牌,後者就是他自己公司的連線遊戲站點。

蓋茨經常與之合作的橋牌搭檔有奧斯伯格,他的CEO巴菲特以及橋牌軟體設計者、BridgeBase的創始人弗萊德吉特曼。巴菲特原本確實是計劃也要隨蓋茨隊來參加比賽的,但由於進行了一次手術而無法前來。吉特曼也由於所在隊一直在史賓果杯賽中奮鬥,而無法加入蓋茨隊。

對於比賽中有蓋茨的參與,牌手們和ACBL的官員毫不掩飾他們的欣喜,他的出現可吸引媒體更多地關注橋牌,就像其他的名人參與一樣,可以爲這項運動提供更多的向大衆展示的機會。

在參加第一場分組賽之前,蓋茨爲首次參加北美大賽而顯得十分激動。他忙著與同伴臨陣磨槍,一遍遍地溫習約定。蓋茨還向搭檔過細地提出許多問題如"我們有多大可能性遇到用強梅花開叫的對手?對此如何防禦?"或是"怎樣對付精確的一方塊開叫?"等等。每次奧斯伯格都會幫他復習他們的制度。他們打的是相當簡明的體系,"我們不用二蓋一,"蓋茨說,"完完全全的美國標準制。"

在討論制度卡的間隙,蓋茨也談到了他對橋牌的看法:"非常高深,永遠有東西要學,在你作出良好判斷時又會獎勵你。""並且,非常好玩。"他補充道。

蓋茨是通過讀書及使用教學軟體來提高橋牌水平的。"弗萊德的軟體是一流的,我也很喜歡賴瑞科恩和勞倫斯的書。"他說。

蓋茨隊在第一節資格賽中表現不錯,得了16分(平均分是13);但他們在第二節中不太理想,僅得11分,總分27正好夠出線(生死線是26.5)。蓋茨在預賽後高興中又有幾分害怕:"我知道第二節打得不太好,我們有幾次叫牌誤會,根源在於我的錯誤。"他笑道,"叫牌中出錯我倒不是很在意,因爲我知道只要有了足夠的經驗,就可以很好地處理各種叫牌進程。不過有一次打牌中出了問題,使我有些挫折感,我本來覺得自己打牌方面應該是都能應付的。"

下面是公報中提供的一副牌例,蓋茨找到了防禦3S的正確路線:

第7副 南發牌 雙方有局

    S K J 3
    H A K 2
    D Q 9 2
    C Q 10 6 5

S 7 6 4 2      S A Q 10 9 8
H 5 4       H Q J
D K J 5 4      D A 6 3
C 9 8 4      C A J 7

    S 5
    H 10 9 8 7 6 3
    D 10 8 7
    C K 3 2

西     北     東     南
斯切弗爾 奧斯伯格  蘭敦    蓋茨
                  -
-    1NT     X     2H
-    -       2S     3H
3S      -

雖然大牌點很少,蓋茨仍毫不畏懼地叫到了三階,他考慮其同伴開叫1NT,至少應有兩張H。防守時蓋茨首攻H,奧斯伯格連取兩墩H後還C,莊家忍讓給南的CK。看上去現在有理由回一張C,但蓋茨並不這樣想,而是回了D,現在定約已無法完成。雖然所有大牌都標明在北家手中,兩門黑花色的飛牌都能飛中,但問題是夢家只有一個上橋引,D的偷牌肯定是不能成功的。3S定約最終倒一,防家取到兩副H,一副C,一副D及另一墩黑花。

如果蓋茨機械地還出同伴攻的花色的話,莊家就可順勢自由飛到C,之後下橋偷一次S,兌現所有大牌後用第三張S投入北家,北將不得不從DQ中引牌或給莊家一面王吃一面墊牌。
(摘自2000年北美夏季大賽公報)


三、爲了打橋牌 蓋茲願隨巴菲特「入獄」

美國投資大師巴菲特,投資手腕無人能敵。微軟創辦人蓋茲,電腦鉅子,富可敵國。他們年齡差距廿多歲,卻是忘年之交,橋牌密友。

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十二月三日舉辦該市年度橋牌賽時共有五十九隊參加,四人一組。與賽者大多隸屬奧馬哈橋牌俱樂部,巴菲特是當地人,邀請了蓋茲以及現任與前任世界橋牌冠軍搭檔參加。

四十五歲的蓋茲和七十歲的巴菲特,交往已數年。兩人飲食相似,嗜食漢堡;個人風格也難分軒輊,不講究穿著,亦無富豪舉止。巴菲特周末常穿海藍色休閒裝,上面印著美國證券交易所的標誌,蓋茲也喜穿休閒服。

據亞洲華爾街日報報導,他們相識於一九九一年七月。當時蓋茲的母親邀他參加一個西雅圖社交場合,表示巴菲特也會出席,卻未吸引蓋茲興趣,拒絕前往。他憶道:「我沒有時間交朋友,也不想和人隨意交談。」

但蓋茲的母親又說,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拉姆夫人也會參加。這下蓋茲興趣大增,改變主意,搭乘私人直升機飛抵會場。他很快就遇見巴菲特。巴菲特問他國際事務機器公司(IBM)面臨的挑戰。蓋茲回憶說:『我那時好希望有人問我這問題。』

他們交談甚歡,舉凡政治、企業、社會、運動,都是話題,持續數小時之久。巴菲特當時要求蓋茲推薦兩支科技股,數天後買了一百股微軟和英代爾,迄未出脫。他說:「我買這二支股只是想持續追蹤它們。」

不過相當重要的,這兩位全球最富有的人第一天見面時,都沒有向對方自我推銷,這點成爲他們建立友誼一個關鍵因素。巴菲特說:「當周圍的人只想到錢時,很難交到朋友。比爾沒賣我一台電腦,我也沒賣他糖果(巴菲特投資之一)。我們都沒有想從對方身上得利。」

友誼就此展開。蓋茲邀請巴菲特參加他一九九四年在夏威夷舉行的婚禮。蓋茲和女兒的合照放在巴菲特家裏書架上。蓋茲在巴菲特造訪時,一定在客房放滿他喜歡的廁紙。他們不常通電話,一年相聚四次,有時打高爾夫球。他們曾一起度假,到過中國萬里長城。

當然,他們並未完全排除一起做生意,只是都帶點樂趣。有次,他們在蓋茲家和奇異公司董事長傑克威爾許相聚,談到威爾許即將退休事。他們聲稱,威爾許退休後想從事任何行業,一定支援到底。蓋茲憶道:「我們和傑克開玩笑,說要給他一張空白支票,讓他退休後自由運用。」威爾許最近宣佈明年底退休,尚未接受這提議。

最後拉攏巴菲特和蓋茲友情的,就是橋牌。蓋茲小時玩過,直到遇見巴菲特才又重拾興趣。他說巴菲特是真正的橋牌迷,「我今年打過三百副牌,他已打四千六百付。」

巴菲特指出,他一周打十到十二小時,蓋茲只打三小時。他說:「如果要我坐牢,有三名牢友是橋牌好搭子,我就不在意。」蓋茲則說:「如果華倫入獄,我可能必須自願和他一起進去。」他們還常在不同城市,上網打牌。

奧馬哈市錦標賽前夕,巴菲特建議和蓋茲以「我的房子和他的房子」作賭注。巴菲特一九五九年買房價錢是三萬多美元,蓋茲豪宅一九九六年完成,耗資七千五百萬美元。因此蓋茲小心的說服巴菲特打消了這念頭。

他們都認爲打橋牌可以放鬆心情。巴菲特一九九一年起就常以橋牌忘掉煩惱,蓋茲這兩年積極學習。他們的牌技雖然可以參加全國比賽,但尚不足以披靡全場。

而世界橋牌冠軍之所以願意和他們搭檔,當然是他們震懾世人的聲名。今年他們報名參加奧馬哈市比賽,聞風而來的媒體,不計其數,連參賽者都暴增,從去年的四十八人增到二百卅六人。

比賽結果,巴菲特和蓋茲這一組,鎩羽而歸,前十名都排不上。蓋茲被批評爲不是個有經驗的比賽選手,但他滿意自己的表現,認爲能從錯誤中得到學習機會,至爲重要。巴菲特則總結道:「我非常喜歡這場比賽,即使我打得很差。」

    全站熱搜

    airainj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