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下午,我和老公到女友家去玩牌,她很興奮地告訴我們,她媽媽正在來她家的路上,大概5點半可以到。

  她媽媽今年已經81歲了,住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每年都要到東海岸來探望女兒。我根本沒想到她是怎麼來的——她自己開車來!

  行程基本上是這樣的:老太太的女朋友從紐約州飛到加州和她會合,然後兩個人從加州啟程,先開到佐治亞州探望老太太住在那裏的妹妹;然後開到佛羅裏達州,拜訪兩個孫子和孫女;之後北上南卡羅來納州,看望兒時的一個好友;再繼續北上到達北卡羅來納州,探望住在那裏的女兒;然後繼續往北開,來到我們居住的賓夕法尼亞州,看望老太太的另一個女兒,也就是我的這位朋友。一個星期後,老太太接著北上,奔向紐約州的水牛城,將一路陪伴她的女友送到家,並在那裏玩一周。這時,老太太的另一個女友會從加州飛到水牛城,陪伴她往回開,沿途到五大湖、艾奧瓦、科羅拉多等地拜親訪友,最後回到加州。整個行程大概需要一個半月到兩個月。

  也就是說,這位81歲的老太太,一個人,不換手,橫跨美國東西海岸開個來回,年年如此。

  厲害啊,厲害!這老太太真可謂“超人老太太”。

  在去紐約州的路上,為什麼兩個人在車上卻不換手, 都是老 太太一個人開呢?

  說起來,老太太的這位女友也是牛人一個,牛在另一個極端,竟然一輩子都沒開過車!她可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啊!據她講,不開車並沒有什麼不方便之處,婚前搭父母、同學和朋友的車,結了婚自然是老公開車,老公去世了之後又變成了朋友們帶她出去。她雖然不開車,美國50個州卻逛了好幾遍,世界五大洲也都造訪過。她住在水牛城,緊鄰加拿大,每個月都要到加拿大去玩。

  她一輩子沒工作過,一直當家庭婦女,養育了4個孩子,當醫生的,當律師的,開公司的,個個出色。我問她,孩子小的時候會有很多活動,她不開車怎麼辦呢?原來她老公自己開公司,時間上可以自由支配,孩子們打球、遊泳、當童子軍,什麼都不耽誤,老公負責接送。她說,她家孩子每次參加活動時都是爸爸媽媽同時在場,特幸福。

  她今年76歲了,非常健談,聊起來眉飛色舞,抑揚頓挫,半個小時不帶停頓的,講起故事來俯拾皆是,兇殺的,懸疑的,悲情的,喜劇的,一應俱全。有她在,其他人基本上只能扮演聽眾的角色。

  我覺得,女友的母親在81歲高齡還可以一個人開車橫跨美國,和這個女伴有很大關係。你想啊,旁邊坐一說書的,各種故事輪番上陣,可比聽廣播強多了,還可以隨時互動,即使有點兒疲勞,哈哈笑過之後,也自然一掃而空。

  一口氣玩到夜裏三點半

  那天傍晚,女友的母親和她的女伴如約而至。寒暄過後,我問那位“超人老太太”:“你們今天開了多長時間的車?”她笑著搖了搖頭:“今天上午10點出發,中間休息了一會兒,打了一個小盹才開過來的。唉,不服老不行啊!”

  我老公說:“換了我,中間得打兩個盹才行!”

  七八個小時的車程,任誰中間也得休息兩三次吧?老太太只休息了一次,還覺得是自己體力不行了,她年輕的時候該有多強啊?

  這兩個老太太都是特別有趣的人,都愛打橋牌,牌藝甚佳,每到一地都要組織老友們玩牌。女友說,她媽媽平時比她這個上班的人還忙,周末更忙,打電話經常找不到人。

  每年她們到賓州來,我都應邀去女友家吃晚飯,然後和她們一起打橋牌。去年,一開始是8個女人開了兩桌,玩到半夜11點。4個癮頭較小的人先撤了,女友強烈挽留我繼續玩,我就留了下來。我們4個人一口氣玩到夜裏3點半。兩個老太太目光炯炯,鬥志昂揚,越戰越勇。反倒是我,年齡只有她們的一半,卻頭昏腦脹,體力不支,熬不住了。

  想想她們開車的勁頭兒就知道,人家那精氣神兒,咱真比不了。

  有人說,美國是兒童的天堂、中年人的戰場、老年人的地獄。可我接觸到的美國老人都活得瀟灑滋潤,快樂充實。如果他們的生活方式是“地獄”,這樣的“地獄”倒也很吸引人啊。

  行文至此,我想起以前看過的一個笑話,和大家分享。

  一個老人問他80歲的老友:“聽說你要結婚了?”

  “是的。”

  “我見過她嗎?”

  “沒有。”

  “她長得漂亮嗎?”

  “不漂亮。”

  “她做飯手藝很好?”

  “一般般。”

  “她很有錢?”

  “不,窮得叮當響。”

  “那麼,她床上功夫很好?”

  “我不知道。”

  “那你為什麼要和她結婚?”

  “因為她還能開車!”

  在美國,老年人如果身體狀態不適應開車了,駕照就會被收回,有關部門對他們每年甚至每半年就要檢查一次,蠻嚴格的。很多老人開了一輩子車,老了不能再開,會感到非常不方便。這個笑話是說,找個老伴,不管她其他方面怎麼樣,只要她還能開車,就具備了淩駕所有事情之上的優點,娶了她,就像自己又有腿、又有自由了一樣。

 

2010/05/31新華網


    文章標籤

    橋牌

    全站熱搜

    airainj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