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邱坤良】

每個人多少有些玩撲克牌的經驗,牌在手上,有人拿來變魔術,有人玩遊戲,也有人作為算命的道具,或「博弈」的賭具,亦正亦邪,皆非「經國大業」的玩意,甚至容易被視為不正經的消遣。 

賭場常見的各種撲克牌賭法,以及一般家庭遊戲的拱豬牽羊、拿破崙、百分、撿紅點、排七接龍,玩家大半靠運氣。牌發到手中的那一刻,命運已經決定。一手好牌,贏一大半;拿到壞牌,任人宰割。人生的際遇也像紅心黑桃梅花磚塊非規則性的出現,不可預測,有人從眼睛睜開那一刻,就注定榮華富貴,有人一出生就命運乖舛、貧賤終身。 

人生像牌戲 靠運氣也靠打拚 

然而,常規總有例外,不見得所有撲克牌遊戲皆靠運氣,人的一生也不完全取決於宿命,所以才有人相信「七分靠打拚」,愛拚才會贏。最近幾年螢幕上的撲克牌魔術表演大行其道,五十二張牌像一襲燦爛奪目的舞衣,在魔術師身上千變萬化,揮灑自如。觀眾看到這一幕,不但對撲克牌「藝術」刮目相看,也能從魔術師身影,看到成功的條件在後天的苦練,才能隨心所欲,把一副牌玩弄於指掌之中。除了撲克牌魔術需要紮實的功夫,尋常牌戲中,玩橋牌也不能靠運氣,好牌不見得穩贏,壞牌也不一定會輸。勝負的關鍵不在牌的內容,而在於團隊的合作與默契,才能做出最佳的判斷。 

我跟同年代的人一樣,從小玩撲克牌玩到大,撿紅點、接龍、拿破崙、百分,身經百戰,無所不玩。「賭資」從彈耳筋、賭宵夜,到過年與親友「自己←、賺腹內」。中間也曾玩過簡單的魔術,與大家都會的撲克牌「算命」,手法都很粗糙,缺乏那點天份,連自己都厭棄。大學時代學了一點橋牌,平常四個室友做消遣,偶爾會八個人分兩桌,煞有其事地點盤計分。相同的好牌或壞牌,雙方都會輪一遍,然後根據兩邊的分數判斷輸贏。於是,同一副好牌我們贏六百分,對方卻飆七百分,等於輸了一百分。 

生命的意義 努力活得有尊嚴 

大學畢業迄今卅幾年,我幾乎未曾再碰過撲克牌,拱豬、撿紅點、橋牌統統從生活中消失。周邊的朋友亦極少談到「撲克牌」這三個字,反倒是談麻將、玩麻將的人增多,而且「理論」基礎愈來愈深厚,從賭錢演進到防止老人痴呆的保健層次。與麻將相較,橋牌搭檔之間的叫牌讓人絞盡腦汁,更能活絡腦筋,卻沒有麻將普遍,可能與它不具賭興有關。不過,我曾舉橋牌遊戲規則的客觀性與相對性,供學生做研究、創作與生活的參照,儼然一副橋藝高手的模樣。其實,我玩橋牌的時間不長,牌技也不高明,甚至沒太大的玩興,只因橋牌的遊戲規則至今讓我印象深刻。 

人生的價值在於維護生命的意義,每個人都得靠自己走完一生。從橋牌看人生,大牌小牌其實沒太大差別,出身寒微的人就像拿到一副小牌,生命看起來寂寥冷清,然而,只要全力以赴,就能尊嚴地「活著」,贏得尊敬。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2009/09/23 聯合報】


    airainj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