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西屏】 

兩岸最早搭「橋」的是沈君山! 

一九九零年十一月,沈君山第一次獲准去大陸,就是參加橋牌比賽,電視台實況轉播,擊敗了大陸國家代表隊,很是威風。國台辦主任丁關根在人民大會堂見他,唐樹備作陪,丁關根是牌迷,所以兩人談橋論牌,以牌論交,賓主盡歡,才有了一個月後的與胡錦濤會談。胡錦濤在會談中也與沈君山暢談橋牌。因為鄧小平喜愛橋牌,所以大陸高官都會兩下子,胡錦濤自承牌技平平,他比起萬里、丁關根、鄧樸方等,是差上一大截,沈君山以牌搭「橋」,三次負手踱進中共總書記的大門。 

包括我在內,很多人都寫過沈君山的棋,但不見人談他的牌,博士一定覺得寂寞。沈君山自從中風後隱居新竹,每天五時起床,七時就上網打牌,他以前打牌爭強鬥勝,中風後牌風轉為自由自在諸法皆空,少了火藥味,多了人情味,所以他將最理性的橋牌,玩出文學與幽默的樂趣,替橋牌開出新風格,莞爾中充滿赤子之心。 

我與沈君山認識也是牌搭的「橋」。台大橋藝社被稱為橋壇少林寺,我是台大橋藝社第三十屆社長,沈君山是第二屆,我在任內邀請老學長們相聚,因為前二十九屆幾乎都是理工科系當社長,電機系佔了一半以上,文學院不要說做社長,連個文學院的社員都很難看到,所以沈君山問我讀哪個系?我說:「圖館系。」結果他上台致詞說:「很高興現在由土木管理系的馬同學當社長。」全場莞爾。 

沈君山絕對是橋壇天字第一號幽默大師,他中風後上網打牌,因為一手不便,所以打字奇慢,像是最老舊的充填式長槍,一個字還沒打完,別人的指責就像新式機關槍,從電腦螢幕上一排字彈掃射過來,旁觀者也加入圍啄,沈君山有理打不快,笑罵任由人,含冤莫辯,他無法橫眉冷對千夫指,於是推鍵盤而起:「鬥嘴的本領矮一截,成為弱勢族群,上網有什麼意思?」 

這種困局怎麼難得了沈君山,他面壁苦思,自己單指打字,與段家一陽指神功相似,於是一指通萬指通,終於被他創出「S」的廿一世紀電腦一陽指。所謂的「S」,當沈君山在螢幕上打出S時,表示對同伴的表現不滿,同伴一定要有所悔悟,這個S意為stupid、silly。若同伴對沈君山打出S時,此時意為smart,表示欽佩,大師之錯如日月之蝕,同伴一定要瞭解。對年輕女性打出「S」時,意為sweet 。從此沈君山以新一陽指重現電腦江湖,面對翻江倒海的打字族,就靠一個S威震群小,從此驚動世界橋壇,成為橋界佳話,很多人拜入S門下,三月暮春江南草長,網上只見群S亂飛,不讓徐熙媛徐熙娣專美於前,大小S好不熱鬧。 

問題是S派掌門人沈大師功力不如以前,日月之蝕過多,各大小S不敬之心漸起,各種S重新解讀,一陽指使得走火入魔,看來沈君山需要清理一下門戶才行。 

沈君山更厲害的是談橋論牌文學化。橋牌是最理性的活動之一,而橋理分析更是最枯燥的事,全世界能化枯燥為文學,大概也只有沈君山。 

台灣有本《中國橋藝》雜誌,創刊巳四十四年,是國內最權威的橋牌刊物。全世界所有的橋藝雜誌都會有叫牌分析,刊出幾副難叫的牌,讓專家來分析,這種分析理性生硬,讀來毫無文字之趣。 

沈君山是永遠的分析委員之一,就拿最近幾期的雜誌來說,三月號的題目,十二位委員中剛好有一半贊成叫牌,另一半主張沉默,大家長篇大論各抒己見,沈君山只寫了一句話:「派司,不必做過動兒。」多麼精彩的比喻,招不在多,一招致勝,讓枯燥的分析,讀出了樂趣。再來看一月號,他在寫分析時說:「搞不懂同伴在搞什麼飛機。」「如果同伴派司攻方塊,bye,bye,下次不跟你玩了。」非常年輕化,可以看出沈君山的赤子之心。 

在去年的十月號,沈君山認為題目出得不好,不值得做測驗題,決定「棄權」,創下雜誌四十多年來第一次委員不作答紀錄,證明中風傷害了他的身體,完全沒改變他的脾性,他中風後老愛擺出淡泊氣和、無爭戒鬥姿態,一副與世無爭自由自在的模樣,其實半真半虛,想做不繫舟,卻有太多牽連;夕陽影裡沙上痕,還是留痕在人間。 

圍棋是中國人發明的,橋牌是西洋人的玩意,這麼多年來,我對沈君山的牌技仰慕不深,對他最崇拜的是年輕時堅持穿藍袍馬褂參加國際大賽,成為世界橋壇最獨特的身影。一九七一年沈君山到都佛參賽,藍袍馬褂海運途中,這下孫悟空沒了金箍棒,他特地向聯合國張姓友人借得一襲,對法國隊盛裝上陣,左右大袖一搭,法國人想起中國功夫,識不破端倪,心中一寒,大敗而去。這就是沈君山,他留美,學的又是最知性的物理,曾在最尖端的太空總署任職,但心中卻極度的文化中國,連玩西洋的橋牌都如此中國,他的藍袍馬褂是世界橋壇獨一無二的標誌,也是賽場最動人的風景。 

我在棋橋兩界都有知名度,也能舞點小文,但是沈君山是崔顥的〈黃鶴樓〉,「眼前有景道不得,君山身影在前頭」,讓人作聲不得,永遠無法超越。沈君山逐鹿橋壇五十年,橋牌生涯拿過兩次世界亞軍,成就遠超過他的圍棋,從年輕時的「衣帶漸寬終不悔」,到現在的「驀然回首,勝負卻在燈火闌珊處」,逐漸從年少的目空一切過渡到老年的緣生性空。橋牌不只是一種技藝,還包括了智慧、態度、哲學,沈君山再摻和了文學與幽默,以及一分赤子之心,並且用牌為兩岸和平搭「橋」,從這個角度觀察,他絕對是兩岸橋壇第一人,當之無愧,給他一個最大的「S」。 

【2005-06-21/聯合報 】

    全站熱搜

    airainj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