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與橋牌結緣是在高二時,校慶那天,第一次打橋牌後,就愛上了橋牌,從此,每節下課後三、四桌的同學裡,一定有我的身影。那時什麼都不懂的,有一次與橋藝社的同學對家,他先是叫了一門花色,下一次叫牌時卻叫了另一門花色,初學的我,心理只是嘀咕著:難道他剛才叫錯了?忍不住脫口而出:『為什麼叫兩門不同的花色啊?』他說:『這表示我兩門都有力量,要你選一門呀!』我恍然大悟,也第一次體會到所謂『橋藝』。一直到高中畢業以前,橋牌取代五子棋成了我課餘的最愛,但大學重考的一年裡,它卻漸漸地淡出了我的世界,那時的我,絕對想不到日後會與橋牌這麼密不可分,因為它而能在當兵前出國看看(古早時代未當兵的役男是不能出國的…)、主持一個橋牌網站,更希望哪一天能到美國參加三大賽。

上大學後,第一件事就是參加橋藝社,路上遇著了先一年考上的高中同學,要他帶我去橋藝社,他說:『我勸你不要參加橋藝社,橋藝社的風評很差!』我接受了。後來在班上與同學閒聊時,發現他也喜歡橋牌,他哥哥正是同校橋藝社的一員,想打牌的慾望驅使我跟他去加入了橋藝社。真是緣分呢,如果沒有這麼個同學,也許我沒機會接觸正式的橋牌!

橋藝社的確有許多待改進的地方,初加入的我少有打牌的機會(那時重倫理,你要有一定的基礎後才能上桌打牌,一開始要看制度、橋書、在旁邊看著學),學長們又多是比較只顧著自己打牌、練牌,於是久而久之,我的興趣也被磨掉了,進步得慢,隔幾天才去一次社團,甚至後來一連好幾個月都沒去了。這情況一直到快升大二時才有所改善,一來是因為新生幾乎都跑光了,學長開始重視我,二來我陸續參加了幾次比賽,見識到了橋牌迷人的另一面,因而變得熱衷起來。

大三是我橋藝生涯的轉捩點,因為接了社長,要帶新生、要改革整個社團,更要努力使自己進步得快些(以免被新生追上);帶新生的教牌經驗,讓我獲益尤多,因為教了很多很多的基本觀念,所以我的基本觀念也扎實多了,更學會了如何去教牌、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去教各式各樣的人,這些都是始料未及的好處!

當了學長,變成要帶著學弟妹們東征西討,參加學生比賽,或是便宜一點的盃賽;一直到大學畢業前這段日子,算是打牌打得最快樂的時候吧,至少,有了爭勝的實力,可以拿獎盃、獎金。退伍後,一切都淡了,或許是不滿橋壇現狀,又或許是私人的其他因素吧,很少很少打比賽了,但這應該只是短暫的,看著昔日或為敵、或為友的前後期橋友們,不時在橋壇中爭勝爭雄,想來我也會有不甘寂寞的一天吧!

對橋壇現實面的不滿,我不願多做批評,充其量只是能算是失望吧!畢竟不只是橋壇令人失望,台灣社會的各階層、政府,甚至是整個人類的生活圈,都多有令人失望之處。但總有光明、總有希望的,我所能做的,只是盡一己之力,提供最簡單、輕鬆而快樂的方法,服務和我當初一般對橋牌充滿熱誠的朋友們,希望大家都能輕鬆的學橋牌、快樂地打橋牌,畢竟橋牌真是非常值得去認識的一種休閒活動。許多正在中小學教牌的橋友們,相信也都是為了橋牌的未來而努力,也許有這麼一天,橋牌變成全民運動了,打橋牌的人也變得有格調了,那多好!

    全站熱搜

    airainjo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